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名片 >修正菸害防制法,国健署为何要用错误数字误导民众? >

修正菸害防制法,国健署为何要用错误数字误导民众?

作者: 分类: 中国名片 发布于:2019-07-31 浏览(826)


修正菸害防制法,国健署为何要用错误数字误导民众?
图/路透社

今年一月初,卫福部国民健康署宣布「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草案中关于电子菸、菸品标示、雪茄馆与酒吧禁菸等等法条修正引起许多争议。

这份草案在立法理由描述上使用许多「若」、「恐」、「可能」等不严谨的用字,有许多启人疑窦之处,需要认真审视。

本文仅以草案序文中所提到的数据为例,说明国民健康署研拟这份草案时如何操作并扭曲台湾的吸菸者现状,违背行政机关制定政策时应遵守的中立原则。

在草案序文中有一段如下的文字,尝试藉由比较我国与外国的吸菸现况,强调加重菸害管制的急迫性:

这段文字有甚幺问题呢?

首先,如果我们要比较两组调查数据,就要先确定两组数据调查的标的是否相同。

经过电话询问国民健康署健康教育与菸害防治组,确定外国数据来自WHO所公布的统计数字,并且是「男性成人吸菸率」。

查询WHO网站,可以得到最新的大规模统计数字是2013年,其中新加坡的男性成人吸菸率是24.8%、挪威是18.9%、纽西兰是17.6%。香港没有资料,但依香港卫生署控菸办公室公布的数字,2012年时是19.1%。

而我国呢?依卫福部菸害防治资讯网上的数据,2013年我国成年男性吸菸率为32.5%。

为什幺这个32.5%,与草案中所列的40%以上差了至少7.5%呢?因为国民健康署在明知道其他国家的数字是「男性成人吸菸率」,我国也有相同的数字可资比较的情况下,刻意选了「我国男性三十一岁至五十岁的青壮年吸菸率」来比,而这个区段正是所有年龄区段中吸菸比例最高的。

照卫福部自己的资料,在调查的十一个年龄区段中,吸菸比例最高的四个区段为31-35岁(39.3%)、36-40岁(40.6%)、41-45岁(44.3%)、46-50岁(38.4),平均下来确实很可能超过40%。

在改用了这个数字之后,原先我们与新加坡、挪威、纽西兰、香港的数字差距从原来的7.7%、13.6%、14.9、13.4%上升为15.2%、21.1%、22.4%、20.9%,这使我国的吸菸数字看起来比真实情况严重许多。

国民健康署在明明有相同数据可资比较的状况下,刻意选择调查标的不同的数字,以扩大民众对我国吸菸率严重程度的印象,这已经可以说是公然说谎。

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否认,我国的成年男性吸菸率,确实也是高于上述四个国家的,这是事实。

不过接下来就可以进一步思考,为什幺是跟新加坡、挪威、纽西兰及香港比呢?其他国家的状况如何?

在WHO的统计数字中,台湾2013年时男性成人吸菸率的32.5%,在有资料的126个国家中排名第79,大约是中段班再后面一些。

而国民健康署提了新加坡、挪威、纽西兰、香港,却没有提邻近我们的日本(35.4%)、中国大陆(44.6%)与韩国(51.1%),以及同样位在亚洲的马来西亚(36%)、越南(37.4%)、泰国(39.9%)、菲律宾(40.6%)、印尼(63%)等等。

事实上,我国是东亚地区成年男性吸菸率最低的国家,就算加上东南亚,在整个远东地区有资料的15个国家中,我国也只比新加坡、缅甸与汶莱三个国家高而已。

统计数字可以因为被解读的角度与选取的标準而产生差异极大的解释效果,政府制定政策时应该以事实的真实分布状况作为拟订基础。更不该刻意扭曲数据,利用错误的数字比较操弄民众观感,以求被蒙蔽的大众支持政府立场。

行为必有动机,国民健康署不惜採取这样激烈的手段,甘冒风险引用错误数字,强力推动菸害防治法修改,其背后的推动力量为何,值得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