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两性关係 >贫富两极 中国富豪VS地下鼠族 >

贫富两极 中国富豪VS地下鼠族

作者: 分类: 两性关係 发布于:2019-10-13 浏览(980)


Jessica Levine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主修大众传播的研究生,她在《大西洋》杂誌发表文章描绘中国贫富两极的巨大差异,中国富豪主导着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四分之一,但中国境内却有相当大比例的人还在为生存而挣扎。

2011年创刊的《约》杂誌,专为纽约市极少数的高端中国游客或常住华人而设计,而这些人只是中国人中极少的一部分。

如果您觉得为云集纽约的华人富豪而专门设计一本杂誌未免太过狭隘,那幺我们却要提醒您一点:全球四分之一的奢侈品市场被来自中国的消费者所主导。他们中60%的人在国外购物,而麦迪逊大街和第五大道是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网络杂誌《中参馆》(ChinaFile)的执行总编兰德莱斯(Jonathan Landreth)说:「西方高级女性时装越发受到华人富豪们的青睐,《约》杂誌上光艳浮华的广告充分地迎合了这一潮流趋势。美国或欧洲产品质量的高端性是这些富豪阶层消费的巨大诱因。除此之外,这其中还有几个原因。」

「部分原因是出于从众心理,另外,当前很多中国人对国产货的质量与安全问题不信任,包括各类产品,远不止一只新款手包。」

相对而言,穷人消费群则通常锁定国产低端品牌。那些外来打工人员,诸如保安、修脚工、服务生、推销员等等则被嘲讽地加以 「鼠族」称号,因为他们支付不起街面上任何一所房子的租费,只能转入地下。

仅北京一地,就约有一百万人转入废弃的地下室或是防空洞居住,这些地方被间隔成一个个没有窗户的狭小单元。每间可以睡两三个人,月租在300~700元人民币(即50~100美元),厨房和浴室是公用的,走廊裏潮湿阴暗不通风。

知名新加坡女摄影师Sim Chi Yin花了两年的时间,用镜头捕捉这个都市的所谓「鼠族」。Sim说:「这裏贫富划分明确,鼠族们生存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比如有时公寓的地上部分是很豪华的建筑,甚至是酒店,但下边却是幽暗封闭的地下室,住着几百个打工仔。」

Sim说:「不过,这些低收入的鼠族们,却很随遇而安。他们会用花床单、动物玩具来装饰位居地下的家,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有时还会用时装模特的海报来装饰墻壁。他们很有勇气,但是,就是这样的经济条件,就是只能住在地下室。」

然而,富人和名人的消费却奢侈的如同无底洞般。麦肯锡谘询公司预测,到2015年,世界奢侈品市场三分之一的消费将来自中国富豪。这与蜷缩在城市灰暗角落裏的鼠族们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他们的失意感颇深,在网络上也随处可见。他们中有些人比城市和沿海地区的精英阶层眼中的草根网民们还要「草根”。《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徐达内谈到:「对于这些备受摧残的中国草根阶层,也许也只有网络才是他们唯一可以发泄不满的地方,他们为与权贵阶层之间巨大的差距而抗议,虽然仅仅是口头的泄愤。」
.
儘管中共领导层在大唱「和谐」,但中国仍然是危机四伏。大批的中国人正在严肃的反思自己──他们在 等待发财的时机,或者是等待身着宝嘉丽外套、乘坐喷气式客机到处旅行的富豪一族——《约》杂誌的读者们。

(责任编辑﹕王杉雨)